国潮起·万物生——2023科技国潮产业大会

罗永浩的“真还传”,贾跃亭学不来

观潮新消费郭超2024-05-11 09:12 人物
个人IP商业化?

北京时间5月11日,贾跃亭再度发文回应“个人IP商业化”相关话题,他表示个人IP商业化的全部个人收益都会拿来还债、造车。

(来源:贾跃亭微博)

4月24日晚,贾跃亭在微博发布视频称,“FF从量产以来虽然只交付了11台车,但这些经历了无数磨难才诞生的11台车,是完全原创创新的塔尖产品,具备非凡的颠覆性的意义。也正是因为10年前我来到美国造车,我们才有能力成为中国汽车进入美国市场的重要桥梁。中国目前具备了全球最强的供应链,但只有放在全球一体化的经济体系里,才能迸发出最大的价值。FF的供应链正在努力向中国转移,我们也会在合适的时机把FF91带回到中国制造。”

4月25日,贾跃亭曾在回应周鸿祎的微博中提及债务问题。

贾跃亭在视频中说,“昨天回应老周(周鸿祎)的视频引起了很多的讨论,我看了很多大家的留言,想就大家关心的问题做个回答。昨天老周问我何时回国,其实这恰恰是我最大的心结,也是我每天都在努力解决的问题,早日回到自己的祖国是我最大的梦想。任何能够挣钱还债、挣钱造车、造车还债、早日重归祖国的事情我都愿意努力去做,造车成功并还债之日,就是我回国之时。”

他表示:“可能很多人对我的债务问题并不了解,毕竟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到2017年乐视爆发债务危机之时,我个人累计为乐视体系担保了120亿美金左右的债务,而这些并不是我个人直接的债务,基本上是我替乐视体系和公司担保的。这些年替公司替乐视,我们已经累计偿还了100多亿美金,这可能是全球最大的个人担保案例。5年前我在美国申请了个人债务重组,达成并完成了重组方案。在美国法律体系下,我已经不存在任何债务了。虽然如此,我也依然会尽全力早日解决完在中国法律体系下的债务。”

4月30日,贾跃亭再度发视频回应此前还债百亿美元等传闻。

视频中,贾跃亭辟谣为女儿设置五亿元人民币信托,贾跃亭表示,“有人造谣,我和公司累计偿还的100来亿美金是用FF股票债权信托还的,这完全是错误和谣言。实际上,这100来亿美金几乎全部都是通过现金偿还的,而且在偿还过程当中,为了迅速筹集资金,很多资产都是被贱卖和强制拍卖的,拍卖价格只有实际价值的一半都不到。”

4月26日,FF发布公告称,公司于4月24日收到纳斯达克的信函,因股票收盘价连续十个交易日低于0.1美元,不符合纳斯达克上市规则,所以纳斯达克工作人员决定将FF的股票从纳斯达克市场退市。

不过,退市也并非最终决定。FF表示,公司打算在5月1日(即允许的最晚日期)之前申请举行听证会,以对退市决定提出上诉,这将使FF股票暂停交易的期限延长15天。此外,FF还打算请求纳斯达克听证小组延长暂停期限,以等待听证会。

5月7日,贾跃亭在微博发布名为“为救FF,我做个几个决定”的视频。视频中,贾跃亭对于目前FF退市的传闻做出解释:确已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意见函,FF也正面临非常大的退市风险,但“已经退市”是误读。同时,贾跃亭宣布他将出任FF联席CEO,并开启个人IP商业化来挣钱造车。

不过,5月7日傍晚,法拉第未来发布声明称,贾跃亭以个人而非公司高管身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与公司有关的视频,视频中的声明未经公司批准,任何此类声明都不应认为是公司所为。此外,虽然公司了解到该视频表明贾跃亭考虑在公司董事会任命的情况下担任公司联席CEO的可能性,并对其提供的服务表示赞赏,但目前公司董事会不考虑任命其为联席CEO。

对于FF面临的退市风险,贾跃亭首先表示,他和公司管理层会竭尽所能力争恢复合规,努力保持上市资格。据其透露,FF已于5月1日向纳斯达克提交了通过整改合规维持上市资格的申诉。

随后他也复盘了FF上市后的三个发展阶段,提出导致当下危机的直接原因是资金问题,根本原因是信心和信任问题。

2021年7月,FF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公司市值一度超过50亿美元。但截至5月6日美股收盘,FF股价为0.041美元,总市值约为176万美元,较上市初缩水超99.96%。

贾跃亭表示,FF上市后的第一阶段,是SPAC董事利用一份大量虚构的做空报告等借口,成立特委会,借此几乎完全控制了公司。“他们为了个人利益,对包括我在内的华人初创团队进行构陷和打压,并不当地赶走了很多华人核心高管,甚至我本人也差点被他们排挤出公司”。

“只用了一年多,他们和管理层个别最高决策者将上市融来的近10亿美金几乎烧光殆尽,FF 91量产被大幅拖延,投资者信心遭受重大打击。”贾跃亭说。

而第二阶段是2022年,“公司大股东、正义的管理层及员工逆境求生,最终,成功拨乱反正。但第一阶段的阴霾依旧笼罩,我的管理权限依然受到大幅限制。”贾跃亭称,虽然所有管理层带领公司取得了不错进展,但是,由职业经理人组成的最高管理决策层并没有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以公司利益最大化为第一目标,没有做出应有变革,经营状况与预期相差甚远,再度消耗了大家对公司的信任。

第三阶段,则是在FF工作8年的Matthias出任CEO后至今的阶段。贾跃亭说,“Matthias带来了诸多改变,在SOD2过程中,显著提升了的技术力,公司成本控制能力和资金使用效率大幅改善。但是,FF依旧积重难返,无法挣脱历史枷锁,依然没有建立起真诚有效的对外沟通机制,信任和信心难以重建。”

贾跃亭在视频中称,“2019年,我主动放弃了CEO职位,聘请职业经理人出任CEO,特委会成立后,我被进一步剥夺了公司主要最高经营决策权。公司最核心的财务、法务、供应链三个决定性的职能线和业务线,我无权参与最终决策,直到今天。”

所以,贾跃亭宣布将向公司提议,由他和Matthias一起出任联席CEO,共担责任。

(来源:贾跃亭微博)

对于接下来的发展,贾跃亭提出三个方向,一是要保住公司的上市地位,二是加速融资进程。

第三个方向,则是FF计划将这十年来积累的完整技术链和价值链开放给全行业。“这将作为FF下一阶段战略的重要部分,”贾跃亭说,“希望成为FF新的价值变现和营收机遇。”

另外,贾跃亭还宣布,“我做出了一个和我个人追求不太一致的纠结决定,我将会开始通过我个人的IP商业化,尽快赚些钱,一部分还债,一部分救公司,用来贴补造车,力争可以支持FF基本运营,给投资人和股东信心。”

在11日的文章中,贾跃亭提到,他我想做的不是简单的直播带货,而是通过模式创新、AI技术创新,IP电商全球化,中国品牌出海等几个维度来探索一条IP电商2.0的新路径。希望能够通过全球化的IP价值商业化助力中国企业和商家“产品出海”和“品牌出海”,把中国优质商品和供应链带到美国和海外,拉动外需。解决各方痛点,聚沙成塔。当前欧美的IP电商还处于中国六七年前状态,发展潜力巨大。同时,希望能在中国市场成为优质品牌与产品和用户之间的纽带,对中国用户的消费升级和拉动内需贡献自己的力量。

不是简单的直播带货,也还是直播带货,贾跃亭大概率是要效仿罗永浩的“真还传”,以直播带货的方式还债。

然而,贾跃亭不是罗永浩,直播带货也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第一,直播带货是短视频时代最高效的流量变现方式,但随着行业的演进,大主播时代正在成为过去式。

第二,美国市场的消费习惯、渠道、供应链均与国内不同,在海外市场复制一个罗永浩的难度也指数级增长。

第三,同样自带网红属性,但贾跃亭的红里带着更多的黑,他投身直播带货行业的决心也不够坚定,还创造出“个人IP商业化”的美称来进行修饰。

连续创业近30年,贾跃亭习惯了以颠覆者的姿态闯入被他看好的行业,并不关心行业是否需要他来颠覆。

本文为观潮新消费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观潮新消费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tidesight.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观潮新消费(微信公众号ID:TideSight)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观潮新消费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