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潮起·万物生——2023科技国潮产业大会

暴雪没能等来第二个网易

观潮新消费守由2024-04-12 09:37 品牌
在商言商无关对错,受伤的只有玩家。

4月10日,网易游戏与暴雪、微软联合宣布,自2024年夏季起,网易将重新代理暴雪游戏国服,为玩家带来《魔兽世界》、《炉石传说》等经典游戏的全新体验。

更新后的游戏出版协议将涵盖玩家在之前协议下的各款国服游戏: 《魔兽世界》、《炉石传说》,以及其他基于《魔兽争霸》、《守望先锋》、《暗黑破坏神》和《星际争霸》各自游戏宇宙的系列游戏。在过往已超十五年的合作基础上,暴雪与网易正在努力制定回归计划,未来将公布更多细节。

此外,微软游戏和网易还达成了一项协议,尝试将新的网易游戏带到Xbox及其他平台。

据悉,此次复合背后,暴雪的新东家微软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微软游戏与网易还达成了一项重要协议,双方将尝试将新的网易游戏带到Xbox及其他平台,为玩家提供更多元化的游戏体验。

暴雪娱乐公司成立于1991年,在民用互联网逐渐普及的时代背景下,接连推出了《魔兽争霸》、《暗黑破坏神》和《星际争霸》等多款现象级游戏,画质优美、可玩性高的网络游戏对于《坦克大战》等像素游戏堪称降维打击。彼时的暴雪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先驱者,业内有“暴雪出品,必属精品”的说法。

2004年的某一天,网易CEO丁磊拿到了朋友从美国带回的《魔兽世界》游戏光盘。时任网易游戏部门市场总监的李日强拿走了一盘,与同部门的员工一起研究。由于还没有国服,注册账号要绑定一张美国信用卡,于是三十个账号都绑定了丁磊的信用卡。

一群IT精英和游戏运营在艾泽拉斯释放着探索的欲望,很快引起了暴雪的注意,一口气封掉了这批绑定同一信用卡的账号。于是,一段“你封我账号、我买你游戏”的故事就这样埋下了伏笔。

2004年4月,第九城市以“1300万美元+22%利润分成+7000万美元独立机房建设费”的条件拿下《魔兽世界》4年中国独家代理权。

当时,中国的互联网已顺利度过基建期,进入互联网创业项目与网民人数大爆发的阶段,游戏代理成为热门生意。代理《传奇》的盛大网络董事长陈天桥、代理《奇迹MU》的九城董事长朱骏,是中国游戏行业最早登上福布斯富豪榜的人。

九城为暴雪游戏的入华搭建了平台,用了一年时间为游戏做汉化,也顺利在纳斯达克完成了IPO。但在第一份代理末期的续约谈判中,暴雪提出了增加分成的要求,双方的合作开始破裂。

财报显示,2008年九城的总营收为18亿元,其中《魔兽世界》贡献的收入占比高达91%,这是暴雪“大开口”的底气之一。更大的底气在于,那是一个卖方市场,当时的报道中提到,腾讯、完美世界等多家公司都在争夺暴雪游戏的代理权。

同在2008年,网易的总营收为30亿元,其中在线游戏收入25亿元,占比超8成,其中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梦幻西游》。自研业务趋于稳定,网易开始寻求代理业务的突破,暴雪旗下另一个大IP——《星际争霸》成为了完美的标的。

2008年8月8日,暴雪与网易联合宣布,将《星际争霸II》、《魔兽争霸III: 混乱之治》、《魔兽争霸III: 冰封王座》,以及战网平台在中国大陆的独家运营权授予网易关联子公司。

2009年9月,网易代理的《魔兽世界》开始商业运营。根据财报显示,该年三季度,网易的游戏收入为7.7亿元,于四季度上涨至11亿元。网易称,游戏收入的上涨主要由《魔兽世界》贡献。

2016年,现象级游戏《守望先锋》发售,仅国服销量就超过500万份,占总销量的四分之一。同年,暴雪和网易共同宣布续签在华游戏运营权。

然而,在2016年发布《守望先锋》之后,暴雪再也没能推出新的爆款游戏,耗时7年投入数十亿研发的新作《泰坦》因资金原因和市场变化被砍掉,只能重制经典IP,推出《星际争霸》重制版、《暗黑破坏神》重制版等。

游戏代理的生意,关键在于授权方作品的质量,一直在“炒冷饭”的暴雪已经顶不住手游的冲击,月活用户从2017年Q2的4600万下降至2021年Q2的2600万。

早在2007年,动视与暴雪母公司维旺迪签署了一份协议,将维旺迪游戏以及其旗下的暴雪娱乐与动视合并,创建当时全球最大的在线和家用机游戏发行商——动视暴雪。但在新公司的管理层面,暴雪丧失了话语权。

2022年1月,微软宣布将以687亿美元现金收购动视暴雪,而在2021年6月30日,微软手中的现金流仅为560亿美元,可谓“倾家荡产式”收购。

2022年11月17日,暴雪发布声明称,由于与网易的现有授权协议将在2023年1月23日到期,将暂停在中国大陆的大部分暴雪游戏服务,包括《魔兽世界》《炉石传说》《守望先锋》《星际争霸》《魔兽争霸III:重置版》《暗黑破坏神III》和《风暴英雄》。

声明指出,双方“没有达成符合暴雪运营原则和对玩家及员工承诺”的续约协议。

随后,网易紧急回应称,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和动视暴雪公司谈判,希望推进续约。“经过长时间的谈判,我们仍然无法就一些合作的关键性条款与动视暴雪达成一致。网易将继续履行职责,为我们的玩家服务到最后一刻。非常遗憾动视暴雪在今天先行宣布了停止合作,我们将不得不接受此决定。”

实际上,在先行宣布终止合作前,暴雪已经开始施加压力。

在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动视暴雪方面表示,其全资子公司暴雪和中国公司网易的合作协议将于2023年1月到期。双方目前正在就续签协议进行进一步讨论,但最终可能无法达成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矛盾的关键在于,双方都不认为自己是合作破裂的受损方,并试图用数据证明这一点。

动视暴雪在财报中提到,2021年,中国市场对公司净利润的贡献比例仅为3%。但暴雪其实是在玩文字游戏,动视暴雪收入来源为动视、暴雪娱乐和King三大部分,其中动视和King的部分与网易并无直接关联,暴雪娱乐的部分中国区市场的收入占比换算下来,占比约为14.5%。

网易则在三季度财报中披露,代理自暴雪的游戏,对网易2021年和2022年前九个月的净收入和净利润贡献百分比,均为较低的个位数,授权到期对网易的财务业绩将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多家媒体报道称,暴雪提出的续约协议,在2019年至2022年合约50%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分成比例,还要求网易按照《暗黑破坏神:不朽》的模式,继续研发暴雪其他IP手游并全球发行,但网易只享有中国市场的分成。另外,网易还被要求支付巨额保证金和预付款来保障手游的顺利开发。

不过,据界面新闻报道,“要求网易打白工”的说法不实。消息人士称,暴雪并未在分成上狮子大开口,此前双方确实有合作研发基于暴雪IP的相关手游,但该游戏因“品质问题”在内部已被取消,还没有到“谈论分成”的地步。

但双方难以推进续约的事实已经清晰,无论引发矛盾的导火索是什么,商业合作的出发点都是利益。中国游戏市场的规模已经超过3000亿,如果收益够大,怎么分成都是赚的,所以根本原因只有一个,要么看不到,要么吃不着。

2016年起,暴雪未能再推出划时代的作品,但网易稳定发力,接连推出《阴阳师》、《第五人格》、《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等爆款游戏,用事实证明“失去暴雪”的影响并不大。

正如暴雪玩家的留言所说:“我曾见证过无数游戏的崛起与衰落,也曾见证过无数代理的诞生与灭绝。十几年来,游戏公司的贪婪都不曾改变过。”

值得一提的是,在双方分手后的一年里,网易并未因此受到太大影响。其股价短暂下滑后迅速企稳,主要原因在于暴雪游戏对网易的收入贡献已逐渐减弱。华泰证券研报估算,2022年网易约有7%的游戏收入来自暴雪的游戏代理。而交银国际的推算更为保守,认为暴雪游戏收入占比低于5%。

随着微软收购动视暴雪以及原CEO鲍比·科蒂克的离职,双方关系迎来了转机。从去年12月开始,“暴雪回归国服”的传闻便持续发酵。

如今,暴雪与网易“破镜重圆”,在商言商无关对错,受伤的只有玩家。

本文为观潮新消费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观潮新消费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tidesight.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观潮新消费(微信公众号ID:TideSight)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观潮新消费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