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潮起·万物生——2023科技国潮产业大会

隐形巨头 | 缺乏新能源汽车的山东,何以孕育“轮胎巨鳄”?

观潮新消费仙子2024-02-26 20:00 品牌
前端的市场风向瞬息万变,却始终离不开后端企业的搭桥铺路、添砖加瓦,挖矿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卖水人”始终屹立不倒。

图片

作者 | 仙子

编辑 | 杜仲

来源 | 观潮新消费(ID:TideSight)

山东缺乏新能源巨头,却不缺乏汽车产业链禀赋。

美国《轮胎商业》杂志2021年发布的全球轮胎75强排行榜中,有35家来自中国,其中六成以上来自山东,玲珑、赛轮两家品牌均跻身前20。

发达的轮胎产业造就了终端巨头,也在产业链其他环节孕育着致富机遇。

比如在上游的轮胎模具市场,山东的豪迈科技便是一家低调的“隐形冠军”。从负债96万的机修车间,到成为独揽全球轮胎模具市场30%市占率的巨头,豪迈科技的故事不过30年。

以创新为“核”

1986年,德国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在研究德国出口贸易时曾提出“隐形冠军”的概念。

他认为真正支撑德国经济运转的并非西门子、奔驰等终端巨头,而是巨头背后数以万计的供应链企业,这些企业不为终端消费者熟知,却是大客户眼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在著作《隐形冠军:未来全球化的先锋》中,西蒙指出了一个有悖于常识的结论:隐形冠军对研发的投入是一般工业企业的2倍多,平均每个员工的专利数量相当于大公司的5倍。

豪迈科技正是上述结论的绝佳诠释样本。

1995年,山东人张恭运辞去高密县锻压机床厂副厂长的职务,和几位伙伴共同出资买下当地一家机修车间。500平米的厂房、34位老工人和96万元的债务成为豪迈科技的起点。

技术出身的张恭运对创新颇为重视,在豪迈科技的车间里,“鼓励创新,宽容失败”之类的标语随处可见。

在他看来,不是只有颠覆式、革命性创新才算创新,一点一滴的改善也算创新。

图片(图源豪迈科技官网)

公司内部一个广为传颂的案例是:送桶装水的大爷为避免被铁屑扎伤轮胎,在车上加装了“磁铁扫帚”,获得创新奖金100元。

在豪迈科技,创新更像是一种氛围而非制度,公司可以把水果当奖励,却不会为创新而设立KPI,“如果把搞创新当成一个个具体的任务和指标,企业很容易产生弄虚作假之风。”

据闪电新闻报道,豪迈科技2021年征集创新改善提案55.38万条,参与人数18896人,共创造效益1.8亿元,发放奖金922.89万元。

除了创新,西蒙还指出了隐形冠军的另一个关键要素:专注。

尽管在创业初期,豪迈科技的业务杂如牛毛,做模具、造车床甚至焊铁门,但无一不与铁有关。“当时只要是跟铁沾边的活,我们都干,依靠着零零星星的边料加工维持生存。”

业务庞杂但核心聚焦,1997年,豪迈科技推出中国第一台轮胎模具专用电火花成型机床,在将轮胎模具制造从手工、半手工操作推向数控加工时代的同时,公司也找到了核心支柱。

豪迈科技招股书曾提到,1995年—2001年期间,公司主要从事轮胎模具专用加工设备的制造、销售及相关技术开发。随着业务深入,2001年后,公司变更主营业务为轮胎模具及其他轮胎制造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从“卖铲人”一跃而成“挖矿人”。

2011年,豪迈科技在深交所上市,招股书提到,截至2009年,公司在国内轮胎模具行业市占率已达到26.58%,销售收入超过4亿元,高于广东巨轮、天阳模具等国内竞对。

但豪迈科技并未就此止步,2013年后,豪迈科技以大型燃气轮机零部件产品为起点,向产业链上游延伸,开始涉足大型机械零部件业务,第二增长曲线由此开启。

2022年财报显示,目前豪迈科技已形成轮胎模具、大型零部件机械产品和数控机床三大主力业务,大型机械零部件业务历经十年发展,营收已占据半壁江山。

图片

(图源豪迈科技2022年财报)

和创业初期一样,如今豪迈科技的业务看似五花八门,但并非毫无章法,相比于许多企业热衷于大跨步、抢风口、推规模,豪迈科技更倾向于基于既有业务循序渐进涉足新领域。

2014年财报曾提到,公司大型燃气轮机零部件加工项目掌握了燃气轮机内部高精度、易变形的环类零件的加工技术,使公司生产的产品从“外壳”逐渐走向核心。

这种“先谈技术再谈业务”的理念正是谨慎扩张的体现。在张恭运看来,做企业绝不能搞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事情,“决策者更不能做‘不成功便成仁’的赌徒。”

以产业为“壤”

在西蒙对隐形冠军的解读中,正是他们对各自领域的专注以及密不可分的分工合作,才将巨头推向了商业世界的中央。

反过来也是如此,当产业链上游巨头做大做强,跟着大佬混江湖的“小弟”才有机会出人头地,甚至把利润做得比大佬更高,此前新茶饮供应商们集体冲刺IPO正是上游品牌崛起后的必然表现。

豪迈科技所处的轮胎行业亦是如此,它的崛起一方面归功于张恭运治理有方,另一方面也离不开山东轮胎产业土壤的襄助。

轮胎产业链可分为上游原材料、中游轮胎生产设备以及下游的轮胎和最末端的汽车。

上游的原材料主要是橡胶,20世纪七八十年代,山东胜利油田的开发拉动了油封、胶垫、胶管等橡胶制品的生产,以广饶县为代表的毗邻胜利油田的地区开始形成胶管产业集群。

随着市场经济的蓬勃发展,国家放开了计划限制,生产胶管的厂房设备可被用于车胎生产,彼时恰逢摩托车、农用车的普及,在市场风向的转轨下,胶管企业迅速转型成轮胎企业。

以广饶县为例,据大众日报报道,当地80%的轮胎企业是由生产胶管转型而来,当地也被称为“轮胎之都”。

从终端汽车市场来看,山东虽无知名的乘用车企业,近几年争相涌现的新能源车企也无山东品牌的踪影,但山东却是重型卡车大省,比如重卡市占率第一的中国重汽,再比如以重卡发动机闻名的潍柴动力,他们的存在为轮胎企业提供了稳定的订单来源。

除了产业链集群效应,山东轮胎产业的另一重优势在于科研,青岛科技大学被誉为橡胶行业的“黄埔军校”。事实上,在1998年前,青岛科技大学便是化工部直属院校,许多轮胎企业的高层均出自该校。

图片

(图源青岛科技大学)

还值得一提的是,山东毗邻渤海和黄海,拥有青岛港等优质港口,有利于轮胎产品出口和相关产业集群的汇集,以豪迈科技为例,其2022年外销业务营收占比已达45%。

在天时、地利、人和多方条件的合力下,山东形成了以青岛、烟台、威海为主的半岛轮胎产业集群和以广饶、寿光为主的鲁北轮胎产业集群,也孕育了玲珑轮胎、赛轮轮胎等多个龙头企业,山东省的轮胎产量和出口量更是多年稳居全国第一。

与ToC企业不同的是,ToB企业更在意与客户关系的紧密度,《隐形冠军》一书中曾提到,隐形冠军贴近客户的程度比大企业高出5倍,甚至它们的高层管理者都贴近业务和客户。

具体到轮胎模具企业,则需要为每一个客户量身定制满足他们花纹形状和技术要求的模具,巨轮智能董事长吴潮忠便曾坦言:“模具行业几乎要面对机械行业存在的所有难题。”企业越是身处产业链集群腹地,区位优势便越强。

在招股书中,豪迈科技也提到山东轮胎产业集群效应对企业的反哺,2009年山东省的轮胎产量已占全国的40%,“轮胎行业的兴旺发达带动了该区域轮胎模具企业的规模快速增长和技术水平、研发创新能力的迅速提高。”

2010年,豪迈科技营收仅有6亿元,归母净利润1.8亿元,2022年,其营收已达66亿元,归母净利润高达12亿元,两项数据均实现数倍增长。

除了豪迈科技,国内市占率靠前的巨轮智能、天阳模具、沈阳子午线以及山东万通无一不是扎根区域产业带,巨轮智能和天阳模具出自广东,沈阳子午线来自辽宁,而山东、辽宁和广东正是国内轮胎产业集群的重镇。

下游种树,上游乘凉

近年来,国内新能源汽车实现爆发式增长。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958.7万辆和949.5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5.8%、37.9%,市占率达到31.6%。

从全球竞争格局来看,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曾指出,2023年1-12月中国新能源乘用车占比世界新能源63.5%,其中12月达68%。

具体到品牌,2023年比亚迪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达到302.44万辆,同比增长62.3%,超越特斯拉全年180万辆的销售数据,登顶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的位置。

无论是国内还是出海,新能源汽车都将成为中国自主品牌实现换道超车的关键,而这一格局的变动也将牵引着上游轮胎市场的变化。

长期以来,在全球轮胎市场,外资品牌都占据绝对主导地位,据华鑫证券研报数据,2023年中国轮胎企业全球市占率仅有18.93%。玲珑、赛轮等企业尽管跻身前列,但市占率只有1%-2%,而米其林、普利司通、固特异全球市占率之和达到了41%。

即便是在本土市场,内资品牌也并未占据领先地位,据轮胎商业网根据市场大数据汇总,2022年在国内中国轮胎品牌市场渗透率约为47.1%,半壁江山都在外资品牌手中。

作为汽车机身中唯一与地面接触的部件,轮胎对汽车的安全性至关重要,轮胎品牌与汽车品牌也始终保持着一荣俱荣的关系,比如身处第一梯队的米其林、普利司通、固特异便长期服务于法拉利、保时捷、玛莎拉蒂等全球顶级品牌。

因此,当国产新能源汽车在全球汽车更替浪潮中激流勇进时,势必有利于与之长期绑定的国产轮胎企业。

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与传统燃油车对零配件的差异化需求也让具有在地优势的国产轮胎企业更容易抢占先机实现对外资巨头的赶超。

天风证券报告指出,新能源汽车首先普遍面临续航焦虑,要求轮胎阻力更小以增加续航时间;

其次新能源汽车采用电机发动,运行噪声小,车噪声主要来自轮胎,因此轮胎材料与花纹都将面临调整以达到降噪效果;

最后,新能源汽车扭矩大、重量大,对轮胎的磨损更快,要求轮胎更加耐用、损耗更慢、寿命更长。

事实上国产轮胎企业的相对优势已经凸显,比如玲珑轮胎2022年在国内新能源轮胎配套整体市占率超过22%,并成为比亚迪第一大轮胎供应商。

同样的道理,国产轮胎话语权的提高也势必惠及上游轮胎模具的市场地位。

事实上,模具企业与轮胎企业的强关联度并不逊于轮胎与汽车,有不少轮胎模具企业甚至直接附属于上游的轮胎制造商。

豪迈科技在财报中提到,轮胎的花纹、图案、字体以及其他外观特征的成型及尺寸精度都依赖于轮胎模具,而轮胎模具产品需根据客户相应技术参数设计加工完成,这就使得轮胎模具行业呈现个性化强、差异化高的特点。

“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对轮胎的质量、性能、外观等方面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轮胎企业为增强市场竞争力推出的轮胎产品也呈多样性变化,轮胎模具始终趋于快速迭代的进程”。豪迈科技表示。

从全球市场来看,豪迈科技早在2014年就超越韩国世和成为全球龙头企业,2022年其在全球轮胎模具市场已占有30%的市场份额,米其林、普利司通、固特异均是豪迈科技的客户。

伴随着国产新能源汽车弯道超车进程的加速,未来豪迈科技在轮胎模具市场的市占率或将进一步提高。

结语

头头是道管理合伙人姚臻曾对观潮新消费(Tidesight)表示,供应链这类公司的底盘更加扎实,他们的优势是靠时间换来的。无论是设备的投入、工艺的打磨还是产品的研发,都通过内生能力实现。

“制造业企业就像个‘乖孩子’,它随着赛道的增长而增长,如果赛道成长很快,供应链企业也会涨得飞快,尤其是一些占据头部位置的企业,虹吸效应会更明显。”

相比于品牌型公司,ToB的隐形冠军往往更长寿,前端的市场风向瞬息万变,却始终离不开后端企业的搭桥铺路、添砖加瓦,挖矿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卖水人”始终屹立不倒。

庞大而完备的供应链体系是中国消费行业的底层支柱,他们供养着消费新贵迈向未来,也影响着行业的顶层布局,他们与时代巨头一同将中国推向世界工厂的位置。

本文为观潮新消费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观潮新消费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tidesight.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观潮新消费(微信公众号ID:TideSight)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观潮新消费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猜你喜欢